您好,欢迎访问张韶轩博客!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死神涅音梦和男票亲热时,他妹妹总出来捣乱,怎么破?-言情馆

全部文章 admin 2017-08-29 56 次浏览
网站分享代码
和男票亲热时,叶云凤他妹妹总出来捣乱,怎么破?-言情馆



“医生,医生!我爸爸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手术室的灯仍旧亮着,顾筱箩和妈妈焦急的守在门口,见一位医生从里面出来,忙着涌上去问道。
医生摘下淡蓝色的口罩,眉头微蹙:“情况现在不太乐观,不过我们会尽最大努力。”说完,医生快步的离开。
顾太太全身瘫软,全靠顾筱箩扶着她才不至于滑落到地上。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为什么要一个人自杀割腕,为什么不带上我一起?筱箩,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也活不下去了。”顾太太的声音颤抖,四肢瘫软,悲伤的无所适从。
凄冷的灯光下,顾筱箩黑白分明的眼眸被泪水浸湿。弯弯的柳眉紧蹙着,浓密的睫毛低垂,低头的时候更显得她的颈项细腻修长,整个人看起来柔弱又憔悴。
但此时此刻,她只能收起所有的恐惧和伤心,坚定的握着顾太太的手:“妈,您千万别这么想,您还有我,爸爸一定会没事的,公司也会没事的!”
“有事的,一定有事的。你爸爸这次得罪的人是容煜,那个容阎王,在商场上凡是得罪了他的人都是家破人亡!你爸爸不听我的劝,硬是跟他顶,现在轮到咱们家了,咱们完了,咱们都要死……”顾太太紧张的牙关紧咬,冷汗涔涔,目光涣散又惊慌。
顾筱箩强自冷静下来:“容煜!妈妈,你别担心,我现在就去找他!我去求他放咱们一条生路!”
顾太太神情恐怖:“没用的,没用的,他不会放过咱们的!”
“那就同归于尽!”顾筱箩一咬牙,她看了一眼手术室紧闭的大门,她知道,爸爸这次是真的被击垮了,顾家离家破人亡只有一步之遥,如果那个容阎王真的不肯高抬贵手,那么他们全家就真的只有一起去死了!
说完,她将手从顾太太手中抽了出来,毅然决然的站起身,有些事,哪怕只有一线希望,她也不得不去试一试了。
………
医院门口外。
顾筱箩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喂,妍妍,是我。我上次听你说容煜今晚会去帝豪夜总会,是真的吗?”
电话那端的妍妍是她的高中同学,平时在帝豪夜总会兼职做服务生。上次无意间听妍妍提起,说容煜是帝豪的常客,还说他几乎每周五都会光临至尊VIP包厢。
而今天,恰巧就是周五。
“是啊。”电话那端的妍妍有些好奇:“筱箩,你怎么会问这个?”
“没什么,只是好奇而已。好了,我还有事,下次咱们再联系。”
顾筱箩木然的挂断了电话,一双秋水般明亮动人的眼睛里却闪烁着幽冷孤注的光。
时间流动至晚间,随着夜幕一起降临的,还有疯狂涌动的乌云。
要下雨了,看样子还是大暴雨。
这样糟糕的天气,不知道容煜还会不会来。
身着白色无袖衬衫和超短A字裙的顾筱箩站在帝豪夜总会的化妆间里,望着窗外翻滚涌动的铅云和被狂风吹拂的树梢,静静的出神。
黑色的流苏腰带束在她不盈一握的纤腰上,超高跟的黑色高跟鞋更是将她一双玉腿衬的修长笔直。
身旁其他的‘公主’们看着顾筱箩,忍不住窃窃私语。
“这人是谁啊?”
“新来的吧?”
“身材不错哦,腰细腿长的,现在流行这款。”
“哪里不错?前不凸后不翘的?哪个男人喜欢竹竿?”
“但是脸蛋长得好啊,皮肤也不错,而且她看起来好嫩啊。”
“也不知道成年了没有,看起来好像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
“切,有什么了不起!”一个个子最高的‘公主’酸讽了一声:“反正待会儿煜少就来了无能为力造句,有本事就让煜少选中她啊!”
“呵呵呵,你开什么玩笑,煜少会看的上她,跟个没长齐毛的小嫩鸡似得!”
“哈哈哈,对啊,煜少的眼光多高,我还从没听说他看上过哪个女人呢!”
“那男人呢?”
“嘘!你不要命啦,煜少的玩笑也敢开?”
“嘘嘘……我什么都没说,我什么都没说……”
顾筱箩完全不在乎这些女人说什么,今晚她来这里,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容煜,只要她能接触到那个男人,她一定要不惜一切……
妈妈桑推门走了进来,招呼着化妆间的女孩们全都跟她走。
顾筱箩走在最后面,妈妈桑带他们到了至尊VIP包房,才一进来,顾筱箩便觉得眼前的光线一暗。
两个坐在酒红色沙发上的男人顿时吸引了她的注意。
其中一个身穿蓝色时尚衬衫的男人脸上带着几分酒意,他的身边已经坐着两个女孩了,他不时的和她们低声耳语着,有时候还会惹得女孩娇嗔媚笑。
反观另一个男人,则显得低调神秘的多。
他的位置头顶没有灯光,轮廓俊逸无双侧脸若隐若现,浓黑的剑眉下,邪魅妖孽的双眸幽暗深邃,透着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力。
修长俊逸的身姿隐在半明半暗的阴影中,让人看不真切,却又不敢靠近。
准确的说他的身边也有两个女孩,只不过那两个女孩都诚惶诚恐的不敢靠近,只敢坐在他身边两步远的地方,一脸期盼又畏惧的看着他读凡卡有感。
顾筱箩的手暗自攥紧,如果她猜的不错的话,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容煜了!
“煜少,张少,所有最漂亮的姑娘们全都带来了,环肥燕瘦,各种口味,应有尽有哈!来来来,你们站好,让煜少和张少好好看看!”
女孩们一字排开,顾筱箩站在最右边,灯光最暗的位置。
顾筱箩能够感觉到,落在她身上的有两道视线,其中一道打量了她几眼,就转到别的女孩身上了。
另一道目光却久久的停留在她的身上,直到她抬起头,与那人隐匿在昏暗光线中的目光相触碰,瞬间,她便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那是独属于容煜的目光,幽深,明亮,灼热华夏龙魂,带着几分邪魅与霸道,让人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果然是号称容阎王的男人!
顾筱箩迅速的低下头,默默的,努力的平复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她不能太过紧张,一切才刚刚开始,接下来,她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可是,万一容煜看不上她怎么办?
万一容煜挑选了别人,让她出去怎么办?
包厢里莺歌燕语不断,那些女孩见容煜不好亲近,就自然而然把火力全部对准了另一位张少,虽然现在还只能站在原地任人挑选,但她们还是娇着嗓子,抛着媚眼,企图让张少开口留下她们。
直到这时顾筱箩才有些着急了,她不清楚应该怎么样做才能让容煜开口留下她,像其他女孩那样?她完全不会啊!
这可怎么办?
她白嫩小巧的鼻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看起来可爱又无辜。而或许是因为光线角度的原因,容煜刚好能够将她所有的小表情全部收入眼底,包括她鼻尖上的小汗珠!
那一瞬间,他燃起了逗弄这个小东西的兴致。
“你,过来。”
半明半暗的光线中,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朝着顾筱箩的方向虚指了一下。
低沉磁性的声音落下,整个包厢内都为止一静!
他们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容煜,但是因为不敢看太多,所以马上又将目光转向被容煜钦点的顾筱箩!
这个看起来只是鲜嫩的新人有什么好?
她竟然能让容煜开口点她?
要知道容煜虽然经常回来帝豪这里消遣,可是每一次,他都是陪着某些‘重要人物’来玩,他自己很少点人作陪,都说是他眼光太高,庸脂俗粉看不上。当然,也有人开玩笑说是他压根看不上女人……
不过据说怀疑过他的人后来都‘永远地’闭嘴了。打那以后,这样的玩笑就再也没有人开过!
今天这一幕,简直就跟‘活久见’一样震撼人心!
“哈哈哈!”最先打破安静的人是左拥右抱的张少,今天其实是他硬拉着容煜出来玩儿的,没什么正经事,现在见容煜居然开口点人了,他也跟着来了兴致:“诶,说你呢,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点到煜少身边去?”
他的话惊醒了呆住的顾筱箩,这一切来的太突然,顾筱箩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以至于她赶忙迈开脚步,谁承想她的右脚被人绊了一下,她又穿不惯高跟鞋,整个人突然就向着容煜的方向摔了过去!
啊——
她下意识的想要惊呼,可是却在下一瞬把所有的声音都闷了回去!
她是被人算计了,可是她不能功亏一篑,更不能现在就让容煜讨厌她!她要抓住这个机会,她必须要跟容煜说上话!
噗通!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那么剧烈,因为地上铺着华丽昂贵的长毛地毯。
她的鼻子不小心碰到了地上,酸痛的感觉让她的眼泪瞬间就冒了出来,一双秋水般明亮的眼睛顿时水汪汪的,像无辜的小鹿一样。
她刚一抬头,就发现自己已经摔在了容煜的身前,从她此刻的角度看过去,刚好看到他黑亮精致的皮鞋,和纤尘不染的黑色裤脚!
该死,她还能更狼狈一点吗汾矿吧?
容煜微微垂下眼,看着摔在自己脚边,略显狼狈的女孩。她的手臂纤细匀称,乌黑柔顺的长发垂落,他刚好看到带着几分消瘦的细滑香肩,随着她撑起身的动作,后背精致的蝴蝶骨凸显,说不尽的可爱可怜,果然是个标志又难得的美人!
“这么急着投怀送抱?”容煜低头睨着她,眸中满是玩味戏谑。
“没有……没有……”顾筱箩的脸红的发烫。
他薄唇浅扬,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优美弧线:“没有?那你是不想投怀送抱?”
“我……”顾筱箩气急败坏,囧的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不过现在不是害羞窘迫的时候,一不做二不休,她索性伸手抓住了容煜的裤脚,然后白嫩如春笋的小手扶着他的小腿,撑着他的膝盖,借他的力慢慢的站起身来。
容煜略微沙哑低沉的嗓音响起:“哦,果然是投怀送抱来了。”他逗起她没完了。
顾筱箩被他的话一惊,下意识的就想往后推,结果脚腕一疼,没站稳,整个人都跌进了他的怀里!
完蛋了!死神涅音梦
这下是彻彻底底的投怀送抱了!
她尴尬的黑线挂了满脸。
他眨了下眼睛,对突然撞进他怀里的女人也觉得有些意外,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胆的女人!居然敢不经他的允许就撞进他的怀里,坐在他的腿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顾筱箩眼神慌乱的开口。她红着脸想要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可是因为脚伤和慌乱,连着试了两三次都没能成功。
温软如玉的身子在他的身上磨蹭挣扎,不该碰的地方全都被她碰到了,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拼命的朝着一个地方涌下去!
容煜眼神瞬间变得幽暗,他浅浅一笑,伸出大手一把摁住她扭动的小蛮腰,低声威胁:“再动我现在就办了你!”
顾筱箩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但她仍旧记得自己来找容煜的目的,所以顺水推舟的往下说:“那,那你能不能,让他们都出去?”
这是多么大胆直接的暗示?
简直就是赤裸裸的邀请!
容煜也没想到这个小东西居然这么奔放,不过难得他今天有时间有兴致,索性就挥了挥手:“都出去。”
张少在一旁哈哈大笑,笑的暧昧又荒淫。
他了然的对着容煜点了点头,然后带着一帮女孩避了出去。
顾筱箩只觉得脸上的黑线擦完一茬冒一茬,她,她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啊!可是现在,她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砰——
房门被带上,包厢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顾筱箩的心也随着这一声响动,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容煜看着近在眼前的,紧张的苍白透明的小脸,忽然觉得有什么可能和他想的不一样。
不过没关系,这都并不影响他玩乐的心情。
然后,他微微低头魔茧复活,微凉的吻落在了女孩纤细白皙的脖颈上。
顾筱箩的身子顿时一僵。
容煜的手顺着她的腰际缓缓上移,她紧张的连呼吸都不能够了。
他饶有兴致的欣赏着她爆红的脸色,以及紧张的不能呼吸的表情,这个小东西真的很有意思呢?今天该不会是她第一次来这里吧?她的反应和那些久经风尘的女人完全不一样。
突然,他的手被她拦下。
“煜少杜云汐!我……我今天来,是有事情想要和您说的。”
她声音颤抖着,终于说了出来。
容煜看着她额角伸出来的冷汗,轻轻的扬了扬眉:“哦?”
心下了然,原来她果然是别有目的段国诚啊!
顾筱箩想要站起身,但是容煜却不允许。
顾筱箩只得坐在他的腿上继续说:“煜少,我叫顾筱箩,我爸爸是顾城。”
顾城?
容煜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谁。顾城,一个小小的地产开发商,实在是不值得他放在眼里。不过据下面的人说肖富春,顾城已经被他逼得快要破产了?
他沉默的看着她,等她继续说下去。
“我爸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顾市公司是他全部的心血,如果公司破产了,他是活不下去的!煜少,我知道是我爸爸一时糊涂才会跟您作对,我们现在都后悔了,认错了傻气前妻,对不起!但是能不能请您高抬贵手,放我们顾家一条生路!”
顾筱箩用清脆的音色极快的语速说完这些话,仿佛慢一步,她都再没勇气说完整了。
“说完了?”容煜抬眸,声音冰冷的有些残酷。
“嗯……”顾筱箩战战兢兢的看着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水润非常。
“说完了就滚吧。”容煜推开她,站起来,语气轻蔑的说。
顾筱箩努力的镇静,她半跪在地上,抓住了他的裤脚,像刚才那样:“煜少,到底要怎么样,您才肯放过顾家?”
又抓他的裤脚?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她的小手这样可怜兮兮的拽住他,他的心底都会有一种电流划过的麻酥感。
真是奇怪之际的感觉,不过却让他对这个女人从新燃起了兴趣。
他的语气冰冷:“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我是商人,不做亏本的买卖。”
“我比较笨,你希望我怎么表现?可以直接告诉我吗?”顾筱箩的嗓音清脆,眼眸水润宛如小鹿。
容煜的眼中勾起一抹令人目眩的笑意:“那就跳个舞来看看吧,反正我今晚也是出来消遣的。”
顾筱箩忽然感到愤怒,他在耍她!
可是她明明知道他在耍她,却不得不配合。
“我会跳芭蕾舞和现代舞,您想看什么舞?”
“脱衣舞。”
“……好。”顾筱箩眼眸幽暗,垂放身侧的指尖一根根的早已攥握成拳。其实她从没跳过什么脱衣舞,但是现在是她求他,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不会跳,也只能硬着头皮跳。
哗啦啦——
酒瓶和果盘碎裂的声音响起。
那是容煜随手掀掉了长桌上的台布,黑色的长桌顿时被他清了出来寇准求教。
他慵懒的坐回沙发上,用眼神示意顾筱箩,让她到长桌上去跳!
无尽的屈辱涌上心头,她却只能强忍着。
容煜的眼眸幽深如海,他在遥控器上按了一下,随后性感入骨的爵士乐曲弥漫开来。
顾筱箩的舞蹈功底不错,几乎是在音乐响起的同一瞬间,她的肢体便优美的律动起来。
只不过因为压抑的屈辱,让她的表情略显僵硬。
随着她舞蹈动作的加深延展,容煜那唇角渐渐的露出一抹邪魅的,性感入骨的笑。
他似乎在用眼神挑衅她,催促她。
这是脱衣舞,你怎么不脱呢?
要怎么脱?
顾筱箩的脸红到滴血,舞蹈动作也有一瞬间的僵硬,不过下一瞬,她却把手放在了胸前无袖白色衬衫的扣子上蔡文佑。
纤细如柳的腰肢轻轻摆动,细小的扣子轻解……
一抹嫩白如玉的肤色显现出来。
身体内的火苗瞬间被撩的更旺了,容煜的眼眸更加幽深了。
突破了第一层的禁忌,接下来的一切要显得容易的多。
当浅蓝色的文胸清晰可见的时候,容煜忽然一把抓住桌上的,她白嫩柔弱的脚踝!
啊——
她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已经被他压倒在了黑色的长桌上!
而她左脚的脚踝仍旧被他握在手中,这个姿势让她十分吃力,后背也有些痛。
他胸膛的温度炙热,就那样火热的压着她。
顾筱箩紧张的无法呼吸,但她仍旧保持了一丝清明:“煜少,舞跳完了。”
“嗯。”
“那您能高抬贵手放过顾家吗?”
“……不能!”
他唇角的笑容邪魅恶劣,仿佛一个恶魔在为自己的恶作剧而洋洋得意。
咔嚓!
一下秒,子弹上膛的声音响起,冰冷的枪口抵上了他的太阳穴!
慵懒性感的爵士乐曲静止,房间内的气氛再次陷入了僵滞。
呵……
真是让他大吃一惊,这个小东西居然随身带着一把枪,而他刚刚竟然没有发现?
她是把枪藏在哪儿了呢?
这是一把极其精致小巧的手枪,是她从爸爸的书房里翻出来的。她把它藏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现在正用它抵着容煜的头!
该死的!
他果然在耍她,从头到尾都在耍她!
让她站在桌子上跳艳舞不过是为了羞辱她,他从来都没想过会放过顾家!
“怎么?想拉着我同归于尽?不想救你爸妈了吗?”
容煜气定神闲,一点紧张害怕的意思都没有。
顾筱箩气急,枪口更加用力的顶住他的头:“你耍我!你根本没想过放过顾家!容煜,你是个王八蛋!”
“不,我只是个商人。宝贝,你太心急了,你不知道谈生意的人,都是要讨价还价的吗?别冲动,不然,你全家都会下地狱的。”他的声音低沉性感,有种催眠的魔力。
顾筱箩一晃神,忽然右手手腕传来一阵剧痛!
那痛来的太突然,鲜红色的血溅到她的睫毛上,眼前的世界顿时变成了血色!
啊!
手腕上的剧痛让顾筱箩几乎晕了过去!她知道,自己的手筋可能被他挑断了!
这个男人,果然够黑够狠!
此时此刻,那把精致小巧的手枪已经到了容煜的手中,他把玩了两下这把手枪,然后将枪口对准了顾筱箩的眉心。
他忽然有些佩服这个小东西了,他用藏在袖口的刀片挑了她的手筋,想也知道会有多痛,可是她偏偏能够忍住不发一声,哪怕嘴唇咬破了,也不肯再在他面前露出任何弱势。
“宝贝儿,想要我命的人很多,但是到目前为止,还从来没有人成功过。”他说完,就见顾筱箩那双小鹿一般水润无辜的眼神里充满了恨意和绝望,那表情,简直是太对他的胃口了,让他有种忍不住想要把她拆分入腹的冲动!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站点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