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韶轩在柏林艺术大学读产品设计是什么体验?-大海鲜设计天赋引爆中心

作品分类:全部文章 2019-03-15

张韶轩在柏林艺术大学读产品设计是什么体验?-大海鲜设计天赋引爆中心

张韶轩今年柏林艺术大学ma申请已经结束了,在众多申请的学生还在苦苦等待结果的阶段,我本着装逼的原则,讲一下这两年在udk读产品设计的体验,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一个有价值的参考。
我是16年入学的,和我同一届的还有两个华人面孔,一个是广州小哥,本科就在udk的大神,一个台湾小哥,做家具和陶瓷方向,也非常有趣。我们校区在Str des 17 Juni,服装设计和产品设计ma基本都会在这个校区上课,部分产品设计bachelor也会在kleispark那边的校区上课。
名声在外,这个学校到底有多难考我想是大多数来德国读产品设计的学生很关心的问题。我个人是不相信录取外国人学生比例这种说法的,我相信还是实力和天赋说话。但是中国人在学校里比例确实比很多学校少很多。这几年每届大概只有一两个左右,整个校区服装和产品加上本科学生中国人应该没有超过6个。
我个人是没什么感觉的,我当时最想去的其实是bauhaus,因为bauhaus要求德语成绩德福4个3就可以了,我当时已经有这个成绩了,udk要求4个4,dsh2或者c1成绩,任何一个我当时都没有。
后来收到了udk面试邀请,被告知作品集通过了筛选。经过认真准备之后我就去面试了,面试是1面8,一个学生对4个教授,两个助教还有两个学生代表,大概这样。有些时候我的自信心是很爆的,面试完我就没想过我会不过,所以另外一个学校的面试我直接就没去。当然也很顺利装完了这个逼,只是后来还是花了些时间补语言。
最开始我还是带着国内那套对产品设计的理解入学的,甚至有时过份看高自己,觉得我在国内是牛逼的学生,在这里肯定也是很屌的。
在入学经历完第一次每个人自我介绍的praesentation之后,我就有点懵逼了,因为那时德语还很水,几乎没听明白同学具体是做什么的,但是ppt呈现的东西至少在观感上就特别强,很多同学有配合视频讲解他们以前做的东西,视频剪辑水平牛逼得让当时完全不会剪片的我吓傻了。他们presentation特别专业,这些是目前国内学生暂时不能比的。有个墨西哥同学让我印象特别深刻,某个瞬间我以为自己在看发布会。

图中在presentation的就是墨西哥同学,本科在波茨坦,对工程技术的理解十分到位,presentation的感觉是我觉得最好的同学之一。

这是另一个同学Dirk,接触得不多,但是他做的东西逼格很高。他的instagram:studiobiotto,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参观一下。
刚入学时候收到邮件邀请,看上一届ma的毕业设计。
这里引入一个概念:
如果你只通过看毕业设计模型外观去判断这个学生屌不屌的话,就是还没了解这边的教育模式。我刚开始就是这么傻逼,在我印象里,我去看广美毕业展甚至随便一个国内大学产品设计毕业展,都至少有很好看的模型吧,但是我看上一届udk毕业作品,说实话我在现场就怀疑这学校是不是被吹出来的。
因为很多模型很丑,像半成品也有很多。也没有看到展示很牛逼的手稿,没有看到很炫酷的建模渲染图在pt板上,有的就是一坨东西外加一本dokumentation,德语当时不好的我基本懒得看。
在入学自我介绍的presentation上我还很自豪地po自己的手稿,我想大部分国内学生都有这个思维,就是觉得手绘很重要,也以为德国也很看重手绘能力。但是至少在udk,手绘没有你原来想的那么重要,有德国同学到了ma才学画画的。因为有模型的话干嘛看手稿。手稿只是表达最初想法的一个步骤,在表达清楚你想要什么之后,任何的修饰都是艺术化处理,我画一个正方体只有几条线和你画一个正方体有很细腻的明暗,反光,高光等等,在udk意义可能是一样的,但是如果我下一步直接把这个正方体模型拿在手上,你的手稿就显得很多余了。
举个例子,在最初沟通毕设方向,我第一次和教授besprochen的时候,我画了很多手稿,我觉得自己很牛逼,画了那么多,等着给教授表扬吧。

当时画了这种风格的手稿,大概五六张吧,先别急着喷这种粗旷的风格,下边还会有我其它风格手稿。
在besprochen的时候教授并没有太在意这些手稿,而是提出了一些问题,针对讲了要做这么一个产品技术上要克服的问题。并没有如我期待的表扬。
接下来两次besprochen我都没有太多进展,因为我除了画手稿,好像什么都不会了。
大概17年年初的时候,我和hanna约谈了一次,她算是我们最大牌教授kufus的助理吧。那时正好是当年的world sneaker championchip投稿的时候,第一轮要求提交手稿。在邮件里我和hanna沟通,我说正好可以让她给我点意见。
Hanna不像教授那样婉转,她看到我还是只有手稿,有点急地对我说,没有别的东西吗?你没有用学校工作室做模型吗?我只好说我不知从何入手。然后尽力把话题拉到wsc的提交手稿上。
Hanna指着我画的鞋子后跟的支撑结构问我这一块为什么这样设计,我说这是鞋子的支撑tpu啊,它可以给我们的脚踝提供足够的支撑保护blabla说了一通。
Hanna问我,你怎么证明?
我第一次感受到无力,我以前都以为瞎几把吹就可以,我不知怎么接。
Hanna继续说,我们知道你有很多手稿,在你入学的作品集里我们已经知道你能画很好的手稿,但是你现在是master了,我们要看更多实在的东西,如果你还停留在画好看的手稿阶段,大可不必读master。
我有点不甘心,我说可是这个比赛要求的是提交手稿就好。
Hanna说:“这样的话那就是个没什么大不了的比赛,建议你把重心放回zwischen praesentation,你的时间不多了。”
然后她带了我去服装工坊那边,亲自让那里的工坊老师和我沟通怎么做一个气垫出来。
对了,那次我po的手稿是这样的:

还有电绘的简单渲染:

这番对话给我打击很大,虽然我很自负,但是话是对的我就会很服气,我也没什么可以争辩的,好像确实是这样。作为一个产品设计师,你要设计一个东西,就要去证明它是行得通的,而模型就是最好的方式。
曾经听到有一些不符合事实的观点,觉得udk太偏艺术,我想这个例子可以说明不少东西,偏艺术也只是针对和这边非艺术类大学或者学院对比,比如一些学校产品设计会很偏工程的感觉。但是如果和国内学校对比,这里讲究的是实实在在的过程探究,论证结构可行性等等,这些都不是你原来想的艺术,我们确实是在追求很实在的产品,而不是绘画手稿,更不是你理解的艺术。
接下来我基本放弃了wsc比赛,转而硬着头皮做模型。
不得不说,udk提供的机器很完善,有各个不同的工坊,只要你想,基本可以在学校做出很多实体。
以我最开始做一个气垫为例,首先我需要一个内在模型,首先自己建模3d模型,然后可以在木工坊cnc完成实体,要约termin,要收费,但是比外边便宜,材料可以在学校买,比外边便宜很多。我做第一个模型很感谢工坊的老师Ben的帮助,因为在做模型方面,我空白一片。
在cnc之后,需要做一个塑料倒模,这里要用到一个很酷炫的机器,德语叫tiefziehenmaschine,下图展示的就是运作过程:

做好这个之后,用木板加固两边,倒入按照严格比例控制的harz和haerer:

封装固定好两边之后,均匀旋转里边的材料,让它们能均匀分布在塑料倒模上:

因为机器坏了,所以当时我只能手动完成这个步骤。
udk要求不仅要看到模型,还要有验证产品可行性的具体实验,我当时做的项目是一个没有任何支撑材料的气垫鞋底,所以也豁出去做了一系列实验,用了替代模型:


我用空的大瓶装水瓶代替气垫鞋底,因为原理类似。为了控制气压,我装上了篮球气阀,可以进一步充气。这种模型在这边的产品设计过程中很重要,我们不是要看每一步都渲染得很美,论证结构的可行性就只论证结构可行性,不需要多余的修饰。
我是有去实在的测试可行性的,如下图,我在公园做过两次严谨的运动测试并且记录了过程:

第一次经历完整的做模型过程,内心是很复杂的,因为发现自己太多东西不会了,说是大家都master,但是我的基础差了太多,对产品设计的理解在当时暂时也和大家不在一个层面。非常感谢教授同学都非常帮我,让我一步步熬过来。
最后的模型如下图,是我的中段成果了,虽然和同学比我完全被吊打,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我有可以展示的模型了:

回到最初我看上一届学生毕业展的话题。到这时我就大概了解,在这边学习最重要的不是看毕业展的模型有多好看,因为这个只要找工厂做,肯定都好看,udk的同学大多是自己在学校把模型做出来的。学生牛逼的地方在于对过程的研究。因为学习时间有限,很多学生最后毕业展po出来的东西仅仅是一个方向的过程而已,而真正的精髓往往是过程中涉及的东西。学生在乎的不是最后一定要摆很好看的东西出来,而是自己到底有没有在过程里变得更好,毕业展不过是一个仪式。在毕业展上摆出来的东西反应不了一个人的设计水平,你想要了解这个学生水平怎样,至少还需要看完他的dokumentation。如果只看了毕业展上的模型就判断udk的水平,这是很幼稚的。
有的同学给我感觉根本不在乎这个学校名气不名气,他们不靠学校名气生活,他们在乎的是自己,在乎自己未来会不会成为大师。
在寒假的时候,我和台湾同学一起参加了学校木工坊的实习,接触了更多大的机器,期间和战斗民族同学Anna合作完成了一些简单木头产品任务,让我有更多感叹。虽然Anna来自战斗民族,但是看着很娇小,我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她出入学校各个工坊,基本上每次遇到她都是衣服脏兮兮的样子,她很勤奋,很拼,看着很有魅力。
用起机器来Anna毫不含糊,撸起袖子就是干,实在是力气不够的时候才会求助男生。木工坊或者说金属工坊有些机器还是挺危险的,一般需要有老师在场,或者参加过工坊实习才可以使用。不过我参加过实习之后有一次还是差点弄到眼睛,应该说这种机器在国内基本是不可能让学生自己有机会接触的。

图为Anna在独自操作大型据木机器。

木工坊一角:

这个就是我最后用剩余时间给自己做的一个直男风床头柜,加了小清新滤镜的使用场景图。
这个床头柜是纯自己弄出来的了,从切割大块木头开始,然后打磨木头,完善尺寸,拼装,装轮子等等,都需要自己亲力亲为。虽然外观没太多艺术上的设计,但是真的很好用,而且对我有很深远的意义。你可以在学校把家里缺的所有家具都自己设计出来,然后利用工坊做出来,因为在学校买材料便宜,你还可以省很多钱。
第二学期对用工坊做模型没有那么怯场了,基于我的方向原因,我主要还是用塑料工坊那边的机器。为了记录毕设进展,也为了最后的dokumentation,通常会拍下这些过程:




因为第一学期想的毕设方向已经被nike实现了,所以我做了一些方向上的改变,但是同样涉及气垫。这次前边的工序都是一样的,我需要做一些小球体气垫出来,那个均匀旋转的机器修好了,所以用机器做最后的环绕旋转步骤。
这里省略一些过程,因为毕竟不是模型制作经验分享。
分享一个我觉得教授很屌的片段:
几个教授都没有专门做过footweardesign,我以为至少在这点上有时我应该会占据主动权,但是我的格局还是太狭隘了,教授在行的是对产品的理解,而footwear包含在产品里边,甚至他们在乎的是对生活的理解,而产品也只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
在第二学期一次presentation中,我终于展示了模型以及实在的进展。当时新的方案草图是这样的:

意思是通过很多气垫小球组成一个中底。
Hanna问我,最外层也是气垫的话怎样解决耐磨问题?
我当时的解决方案是在中底外边再灌一层大底,比如这样:

教授认为加一层这样的外底会破坏中底的语言统一,然后kufus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
同样都是球体形状的整个鞋底,接触地面的最外边那一层计算成实体。
我很难解释这种佩服,这个方案完美解决了风格统一的问题和保护气垫的问题。我想这就是教授之所以是udk教授的原因,他可能没我懂鞋,但是他对产品的理解,思路的灵气,目前来讲我看不到任何尾灯。而这只是针对我的一个小片段而已。每个学生有不同方向,教授们都能游刃有余。
最后我用3d打印的方式完成了毕业设计:



在国内的时候,如果只算footweardesign这个方向,我已经算强的那一档。但是通过在udk的学习之后,我收敛了很多,就算后来慢慢适应了不少,我和同学的差距还是太大了。不过自己的提高确实也是巨大的,这种进步基本上会让我反感原来自己的水平,简直就是井底之蛙。也会带来一些绝望,你看过越多厉害的人,就越觉得自己和他们差距太大,无法逾越的差距。这里有比你牛逼比你努力比你有钱的大神,有时会让很压抑,因为想不出来怎样可以超过他们甚至或者说只是希望有机会接近一点他们的水平而已。
两面看,是压力也是动力,这个接受自己原来有那么弱的过程很残忍,但我相信熬过去之后会好很多,会看到新的东西,会很有趣。
什么叫比你有钱比你努力比你牛逼的同学,举个例子:
入学初期会分工作室,我和台湾同学Kai,还有两个德国女生,luisa还有rasa,分到同一个工作室,我是看完她们的状态才得出一些绝望的理解:
在第一学期中段,需要提交一个zwischen dokumentation,学校邮件要求我们写十页,前两页需要全文字,不可以有图。我没做过这个,就按国内写论文那样的思维,中规中矩写了10页。
第二天回到学校发现广州同学做了20页,而且排版很讲究,图文并茂很舒服。我的10页就显得太懒散了,于是回家我也重新排成了20多页,并且尽量排好看点。然后我带着新做好的dokumentation回到自己工作室,看到了luisa和rasa的dokumentation:
大概两百多页,我们翻开看,每一页都干货满满,每张图都是她们亲自拍摄,每张图都调色到杂志水平,文字也密密麻麻,这她吗就是一本书,一本没有一页是用来凑数的干货满满的书。
本科时候我以为我算一个很勤奋的学生,后来我意识到对比的对象也很重要,和luisa还有rasa对比,我和勤奋一点关系都没有。
rasa本科好像是白湖读的服装,后来到了udk换成产品。她们的方向是研究建筑废料,她们需要用到很多很大很重的器材,基本都不会让我们帮忙,你会经常看到两个瘦弱的女生搬运着诸如什么水泥搅拌机这样的东西,还有她们灌出来的一大堆石头样品。
以上是她们努力的地方。
她们有钱的地方在于,大概为了配合产品的色调,方便后期拍照做产品宣传,她们有好几套不同颜色的工作服和几双不同配色的工作靴子...工作服和工作靴子到最后可能都会扔掉的。就看她们买水泥都买了几十包。该花钱的地方从来不含糊,不手软。
更牛逼的地方是rasa曾经还当过演员,也曾经在ted演讲:)
感受一下她们照片的质量:


下图是youtube上rasa ted演讲的视频,有兴趣的可以直接在youtube搜rasa ted,内容也和材料有关。

下图的两位就是rasa和luisa,在过程中也耐心帮助了我很多。

提到她们是和我同一个工作室,就不得不提一下我们的工作室环境了。工作室的概念是为了让学生在学校有个自己的地方做东西或者休息,这个真的超级方便。
我们工作室是212房,工作室里边,3d打印机,缝纫机,印刷机器,bahnsaeger,甚至空调!
都没有。
但是有很酷的环境很舒服的沙发和好喝的咖啡还有茶哈哈!
先旋转看一下:

然后一组我喜欢的滤镜:





以上就是我们4个的工作室环境啦!有没有感受到浓浓的工业风气氛。我超喜欢在里边睡觉的。在一个门
面那么简陋的校区,里边提供给学生的东西可以说是非常让人喜欢了。有时觉得特别遗憾,在这里的学习时间不够长,或者我应该更早出来,但是什么都说不准,也许我更早出来的话水平也考不到udk吧。
虽然念master,但是其实第一学期还是有提供一些基础选修课,这方面确实很实在,选修课内容也大都很有趣。另外每年也都会有一周的kollision,会和全udk学生一起参与选课上课,包括音乐,建筑,纯艺那边的学生。也会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发生,比如我当时就和几个学音乐和哲学什么的同学在选修课上拍了一部很2的小电影,主题是研究新的方法教人们学外语,我在片中负责被研究:

只是因为后来看着实在拍得我不够帅所以一直没po过。
在udk人们关注的不是什么毕业之后找工作这样的事情,大家在意怎样名扬四海,怎样改变世界之类,所以我的同学毕业之后大多数都是自己搞工作室,不断参展,提高知名度,成为更好的人之类。这也是我当下一个压力的原因,我好像总是被抛开一点。
另外,虽然设计专业对语言入学要求不算特别严格,但是我建议大家还是千万要把语言学好,德语英语都可以,因为在入学初期,语言会带给你很大的麻烦,轻则耽误进度,重则打击自信。
分享一个第一学期我们组织一个三天出行的事情,下边是我当时的记录:
开学大概两个月左右,学校组织去Sauen,一个在荒山野岭的院子,我们在那里做一些课题:
比如学校要我们去树林收集些东西回来做圣诞节花环,因为没听懂,所以我最后只在院子的池塘里拿了一条水草,最后匆匆补了一块草皮。瞎鸡八弄一通之后做了个简易的花环。
第二天是最难熬的一天,我们抽签其他同学的毕设题目,然后分组讨论,如果你做这个题目的话,你会怎么做。我分到和两个德国同学一组,MAX和一个服装专业的同学,很遗憾直到离开Sauen我都不知道他名字,因为德语还很水,我怯场得难以置信。他们尽可能表现得很友好,但是也早已有心理准备,就是我是一个完全帮不上忙的队友,连超市买个手套付钱的机会都没有。
我很想能做点什么,我们去树林收集了很多不能吃的栗子,他们说要拨开,我就很认真地帮忙拨,昨晚发现指甲里有残留的栗子碎屑,我怎么挑都弄不出来。今天才知道那个不是栗子碎屑,是淤血,妈的拨太认真拨出血了,搞到今天打球的时候手指各种不自在。
最后Praesentation我什么都不用做,站着就好。
最开始我很怕每个人都要说话,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这天我们干的这些是什么,也不知道怎么给意见给这个题目的同学。我总是先想好一些借口的话,逼不得已的时候有几句话说,逗大家笑笑或者博大家理解甚至同情,好蒙混过关。我从没想过我在学设计的道路上会有这么艰难。我很担心要讲话,要做点什么,怕自己做不好,怕大家发现我比大家想象的还更不上道。
最后什么都不用我说,我却没有感觉好受一点。我从来不介意自己是个差生,有多差都不介意,我当过差生,感受没有那么惨,中学时期大多数考试我都在班里倒数前五左右,理科99%测验考试没及格过,但我没有觉得很痛苦,当差生一点都不会痛苦,痛苦的是我现在不想自己有这么差。
总的来讲,在udk学习产品设计是一段特别美好的时光,只要你硬着头皮用心学,肯定是会有很多收获的,但是也必须做好承受各种挫折的心理准备。
想要来udk的同学,除了要准备一本好的mappe之外,还必须有更多准备,更多思考。申请成功与否有几个要素,看的主要是作品集表现出来的实力以及你的天赋。没有任何运气成分,只要教授让你通过,那么你身上肯定有教授看到的吸引人的天赋和能力,无论入学之后遭受多少打击都请一定要坚持下来,因为我是过来人,我经历过这个阶段所以分享给大家。
你总是要相信并且鼓励自己:
你是最屌的。

欢迎对作品集准备有疑问的同学加群咨询
GOOD LUCK GUYS!

意见反馈